江湖路远债路不远 第十八章夜探县衙

小说:江湖路远债路不远 作者:过江仙 更新时间:2020-05-19 17:34:59 源网站:小说者
  贺轻安心中嘀咕:这真的是送分题吗?怎么感觉像送命题要多一点?

  “当然…”贺轻安干笑着说,“当然是借给你啊!”

  “你犹豫了?”白梵盯着他的眼睛说。

  贺轻安连忙别过头解释:“哪有,这种大事我怎么可能犹豫。”

  哎呦大哥,你的表情都出卖你了啦。

  白梵冷哼了一声,擦干净了脸上的眼泪。

  她把手放在扎满了仙人掌刺的小腿上方,稍稍运力,用内力将刺吸了出来,随手将其扔在一旁。

  白梵这一顿猛如虎的操作看楞了贺轻安,他后知后觉的说:“我刚才怎么没想到这招呢?”

  哼,那是因为你笨。

  白梵心里嘀咕,却没说出来,因为她自己也是刚想到。

  她放下裤腿四处走动起来,经过三个月的风雨洗刷,院子里根本看不出来任何异样。

  推门走进莫家客厅,她一眼就看到溅在墙面上的黑色血迹,还有地上用石灰印出来的人形。

  墙面上的血迹很高,白梵仔细打量了一番,猜测死者可能是被快刀割断了喉咙,所以才会出现血液喷涌溅洒墙面的场面。

  地上石灰圈出的人形头上有大量血迹,不排除死者是被人用重锤砸烂了脑袋。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靠在墙上的人形标记,他们的身边没有血迹,不排除是被用毒高手所杀,或是被剑术高手一剑封喉。

  白梵仔细的盘查现场,希望能找到一点有关凶手身份的线索。

  不过这里早已被官府搜查过,她也没抱多大的希望。

  她去了主卧房,在这里看到了一些凌乱的脚印,还有,一块玉佩。

  “这是……”

  白梵捡起玉佩仔细打量了一番,只觉得有点眼熟,却想不起是在哪里见过。

  那些凌乱的脚印是新的,脚印有深有浅,大小不一,明显是不同人的。

  再结合起周围桌椅墙面上的一些刀剑痕迹,她确定是有人在这里打斗过。

  贺轻安走进主卧房,发现白梵在发呆,走过去才发现她手里握着自己的玉佩。

  他把玉佩从白梵手中扯了出来,吹了吹上面的灰尘,嘀咕说:“我说我庄主送我的玉佩怎么不见了,原来是掉在这里了。”

  白梵也想起自己是在何处见过此玉,那是当年圣玉阁才开张时,顾连城赠予贺轻安的礼物,当时自己还抢着要来着,但是顾连城打死不给。

  还记得贺轻安拿到玉佩之后消失了足足三月,问他,他也不肯说自己去了哪里。

  也许是怕她抢玉,所以偷偷躲起来了。

  久而久之,她也将这件事情抛之脑后。

  不过,贺轻安的玉怎么会掉在这里?难道他和莫家灭门有关系?

  “你的玉怎么会掉在这里?”白梵不解的问,“难道说莫家灭门惨案是你干的?”

  “怎么可能!”贺轻安大声说道。

  “我不是告诉你,我昨晚出来调查李玉和莫向阳了吗,就不小心把玉落在这里了!”他连解释说。

  “昨晚你在这里有没有遇见什么人?”白梵抚摸着墙面上的剑痕问。

  贺轻安想到,昨夜他到莫家的时候确实遭到了黑衣人伏击,而且那人的武功远在他之上,想起昨夜受的那一掌,胸口就隐隐作痛。

  贺轻安耸了耸肩,故作轻松,嬉笑着说:“昨夜是遇到一个黑衣人,还交了手,也幸亏他跑得快,不然我一定把他打的跪在地上叫爸爸!”

  他今天见到黎子初的时候,以为昨夜的黑衣人是黎子初,可黎子初却说他今天才到滇州。

  他也找人去查了那个黑衣人,可到现在人家还没有给他回个消息。

  白梵把脸凑到贺轻安面前盯了他好一会儿,心里嘀咕:墙上的剑痕利落,可见那人的武功不赖,贺轻安与我武功差不多,竟然能轻松把那人打跑?

  难道他背着我偷偷练了什么武功绝学不成?

  些许,她才转过身去,贺轻安被她看盯得心虚:难道被她发现了什么破绽?不可能啊?我只说了一句话啊。

  “你别找了,找不到的,我昨晚看过了,这里真的太干净了,什么都没有,就算是有线索也可能已经被官府带走了!”贺轻安跟在白梵身后有气无力的说。

  白梵没有回应贺轻安,她双手叉腰的站在莫家院子中,看着天空自言自语:“到底是凶手做的太干净了?还是线索被人刻意抹掉了?怎么会什么都没有?”

  贺轻安蹲在地上拔着花坛中的草,满脸哀怨:“依我看是官府太仔细,把所有的线索啊证据啊通通都带走了!”

  “官府?”

  白梵轻轻念了一声,即刻翻墙出了大门,贺轻安立即追了上去,问:“你要去哪?”

  “去官府!”

  “你去官府做什么?”

  “问一下莫家的案子。”

  贺轻安一个健步挡住了白梵的去路,“别去了,我们还是不要趟这滩浑水为好。

  你仔细想想,能无声无息的将一个如此大的家族灭门,那该是怎样大的一股势力!”

  “我就想了解一下。”白梵笑着说,“如果真的惹不起我就收手。”

  “你要钱不要命啊?”贺轻安凶着她说。

  白梵深吸了一口气,仍然摆着笑脸,“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你看人家都被灭门了,我们不应该出点力去查一下真凶吗?”

  “你家住海边啊?要管那么宽?追查真凶那是官府的事,你还要去和人家官府抢事做啊?”贺轻安愤愤的说。

  白梵一脸惊愕的看着贺轻安:这家伙吃了***吗?

  贺轻安拉着她回了悦来客栈,她也没有反抗,不过贺轻安把她送到房间之后就出门了,也不知道去干嘛了。

  深夜,白梵心里因纠结莫家的事情而睡不着,贺轻安也还没回来,想着,她还是决定去县衙偷查一下莫家惨案的案卷。

  她手执鞭子偷偷溜进滇州县衙,但她不知道案卷放在何处,于是偷偷抓了个衙役。

  “说,县衙的案卷放在哪里?”

  衙役哆嗦着回答:“在,在县太爷书房后面的库房里!”

  “多谢!”

  白梵说完,一记手刀打晕了衙役,然后用轻功飞上了屋顶,在漆黑的县衙中,仍有一个房间亮着灯,想必那就是县太爷的书房了吧。

  “这么晚了还在书房,看来这个县太爷应该是心疼百姓的好官吧!”

  白梵感叹了一下,飞身往亮着灯的房间去,谁料她脚刚踏在书房屋顶,房中的人就已经发现了她。

  白梵很是惊愕: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发现我了?

  她正准备离开,一个身着红色官服,手执银剑的人已经挡住了她的去路。

  他背对着白梵,冷冷的说:“哪来的毛贼,竟敢擅闯县衙?”

  他缓缓转过身来,白梵看清他脸时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他看见白梵的时候,也是非常惊讶:“怎么是你?”

  “柯寄凡,怎么会是你?”白梵惊讶的问。

  她围着他走了一圈,仔细的打量了一番他的穿着,还用手扯了扯他的官服,笑道:

  “想不到江湖赫赫有名的风云派少主柯寄凡,竟然抛家弃业跑到朝廷当官去了。

  啧啧,这消息传出去,定能风靡江湖,成为江湖中人茶余饭后的必聊小八卦!”

  柯寄凡用剑指着白梵的脖子威胁说:“白梵,我警告你,你不要胡来啊,你要是敢把我的事情说出去,我定把你……”

  “你能把我怎样?”白梵挑衅的问他。

  柯寄凡不语,因为他还真不能把她怎样。

  白梵用鞭子轻轻敲了敲剑刃:“赶紧把这玩意儿收起来,万一不小心在我纯白可爱的小脸蛋儿上留下个印记,那我可是要你对我负责的!”

  她一脸邪魅的看着柯寄凡说:“赔钱或者是娶我都可以!”

  柯寄凡白了她一眼,转动手肘将长剑背在了身后,语气冰冷的质问:“说吧,你来县衙做什么?”

  “来看你啊!”

  白梵嬉笑着说:“你长得太像一个人了,像我娘亲的女婿。”

  柯寄凡一脸的嫌弃,飞身跳下屋檐走入书房,手一挥,便将长剑插入了剑鞘中。

  “好手法!”白梵拍着手赞叹说。

  柯寄凡没有理会她,而是走到了书桌旁继续读自己的案卷,白梵见状靠在了他的书桌上,不解的问:

  “看你这打扮,起码正三品以上,怎么会在滇州县衙当县令?”

  “我不是滇州县令,我是受皇命前来查莫家灭门惨案的!”柯寄凡淡淡的回答说。

  “莫家?”

  白梵一惊,将柯寄凡手里的案卷抢了过来:“果真是莫向阳家的案卷!”

  “白梵,你做什么?”柯寄凡拍着桌子怒道。

  “我这么感觉你们今天一个个的,都跟吃了***似的?”白梵百思不解,小心翼翼的将案卷还给了柯寄凡。

  随即转身离开了县衙。

  一个狭小的房间内,灯光微弱,贺轻安与一个带着罗刹面具的人对坐在圆桌两侧。

  “我要你查的事情有结果了吗?”贺轻安问。

  那人伸出右手做了个OK的手势,贺轻安见状,取出一锭金子放在那人的面前。

  他拿起金子仔细的摩擦了片刻,用嘶哑刺耳的声音说:“那是三大门的人,给你个警告,千万不要去惹他们。”

  贺轻安又拿出一锭金子放在了那人面前:“帮我查一下他们想做什么?”

  那人冷笑了一声,将金子推还到贺轻安面前:“抱歉,这个我做不到,你找别人吧!”

  “不够吗?赏金再翻两倍,查不查?”贺轻安皱着眉头说。

  “哼,我怕自己拿了这钱,没命去花!”

  他起身走到了贺轻安身边,把手搭在了他的左肩上,贺轻安疼的颤抖了一下,额头上渗出了汗珠。

  那人笑着感叹说:“我还是第一次见中了歃血掌,还能这么活蹦乱跳的人,虽说年轻是资本,但歃血掌可不挑年龄。”

  “再不治,就完咯!”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吾爱新书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江湖路远债路不远,江湖路远债路不远最新章节,江湖路远债路不远 小说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